主页 > V逸生活 >圣母峰塞车为何要人命?从生理学观点来看,攻顶者爬的山不只88 >

圣母峰塞车为何要人命?从生理学观点来看,攻顶者爬的山不只88

发布时间:2020-06-26  编辑:



本篇文章摘录自王士豪医师最新力作《疯高山:登山狂医师私房安全攻略&高山纪行大公开,让大人小孩都能放心入山》,康健出版,6月即将上市,敬请期待。

2015年4月以前,从尼泊尔圣母峰南侧路线在登顶圣母峰山顶前,最后、最高、最难的一关,是在海拔接近8800公尺,距离圣母峰山顶仅60公尺,高度有12公尺高,几乎垂直的岩石断面──希拉瑞台阶(Hillary Step)。希拉瑞台阶一路上要用冰雪岩混合攀登才能突破爬上去,这一个关卡,是以往爬圣母峰登顶前的最后大魔王,也是最客观、最无情的技术天险与技术门槛。即使登山客再怎幺有钱,聘请再多雪巴,买再多氧气钢瓶,如果自己的技术水平不够,大家也会因为这个技术门槛的存在,不太会因为口袋很深,就一窝蜂地去爬圣母峰。

然而,在2015年4月,芮氏规模7.9的尼泊尔大地震。把希拉瑞台阶震崩塌了,「希拉瑞台阶」变成「希拉瑞雪坡」,变成一个难度大大降低的坡面。圣母峰的最后大魔王不见了,登顶难度瞬间降低,登山客们趋之若鹜,因此从尼泊尔攀登圣母峰的人数年年攀升,直到今年攀登季节达到历史新高。

上下山都要「排队」:300多人抢攻顶塞爆圣母峰,一週7人丧命

而死亡人数也达到新高,为什幺?就人数多了点,塞车而已,大家也都还有氧气,为什幺会要人命?

在海拔8000米以上的地区,又称为死亡区,在这个高度以上的地点,大气压力只有平地的三分之一,人们能利用的氧气也相当于只有在平地的三分之一。人类在这个高度活动,即使静止不动,也多半需要氧气才能存活,只有最顶尖的登山家,例如吕忠翰、张元植,才有办法在这个高度,不靠额外的氧气,能存活,甚至还能爬山。

然而,以圣母峰为例,8000米登山者爬的山真的只有8848公尺吗?在地理学上当然是,但如果是以生理学的观点来看,他们爬的山,不只8848公尺。

为什幺?

因为,人体如果从事剧烈运动,身体需要的氧气量增加,因此在高海拔地区从事剧烈运动,会让原本就稀薄的氧气,显得更不够用,而使得身体实际感受到的高度,会比实际上地理上真实海拔高度还要更高。在过去的研究指出,在海拔约4000公尺的高海拔地点从事剧烈运动,生理的海拔高度大约比实际地理高度高出500公尺之多,而这个差距,会随着海拔高度上升,差距更大。

8000米攀登者,最高生理高度会发生在什幺时候呢?答案就是登顶前的最后爬坡冲刺到山顶的那一段,如果是以圣母峰为例,大概就是希拉瑞台阶到山顶那一段。这时候攀登者的生理高度,可能高达9300公尺,甚至逼近1万公尺!

攀登8000米巨峰额外使用氧气,一言以蔽之,就是让登山者的生理海拔高度降低。

在爬8000米的巨峰,在最后登顶日,通常在当地时间晚间9点左右起床,10点左右出发。利用夜间没有阳光照射,冰雪坡因低温冻结稳固,比较不会有落石或落雪的时刻来进行攀登。这时候,登山者的每一步,也可以藉着冰爪,牢牢地卡在冻结的冰雪坡上,步伐比较稳健,攀登起来比较安全。登山者登顶8000米巨峰的时刻,多半会落在上午6点到10点之间,而且登顶后立刻火速下山,下到海拔高度低于死亡区的安全营地时,多半已经是傍晚。因此,在8000米巨峰登顶日那一天,登山客暴露在氧气只有平地的三分之一的死亡区的时间,大约是接近20个小时。

最高生理高度,就代表最容易发生高山症吗?其实不一定,高山症不会突然发生,是抵达一个新的高度后,逐渐发生的。因此,通常会是在最高生理高度后几个小时内逐渐发生。如果是以攀登8000米巨峰来说,就是在登顶之后的下山途中,因为已经停留够久了,高山症差不多要发生了。而下山时,也刚好就是氧气快用完的时候。

圣母峰塞车为何要人命?从生理学观点来看,攻顶者爬的山不只88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
在过去圣母峰的山难事件,不管是有使用氧气攀登,或是没使用氧气攀登,最多人数死亡的时段,都是在下山时段。这是因为下山时,在死亡区的低氧暴露已经超过12个小时,这样的暴露时间实在是太长了,不管是高海拔脑水肿、或是高海拔肺水肿,早就有可能会发生。有些登山客,甚至会发生原本毫无症状,突然「当机」的现象。这特别容易发生在登顶完毕后,下山时间过久,氧气用完的时刻。

这种「当机」是什幺呢?这是氧气耗尽后,登山客因为生理海拔高度瞬间上升,造成的高海拔急性衰竭,又分为脑性高海拔急性衰竭及肺性高海拔急性衰竭。脑性高海拔急性衰竭,也就是突然昏迷,我称为「高海拔脑当机」。肺性高海拔急性衰竭,也就是突然喘不过气来,我称为「高海拔肺部马达缩缸」。这两者一旦发生,登山者会瞬间没力、昏迷、或是因为无法行动而快速失温,最终导致死亡。

实际上,因为最高生理高度太高,暴露时间长,即使有使用氧气,也有些登山者会「当机」。

因此,爬8000米的登山者,在登顶日那一夜一天(没错,从晚上爬到白天)的低氧暴露,实在是海拔太高、时间太长、运动量太大了、生理高度太高了,太危险。下山途中在死亡区的停留时间,也就是高海拔暴露时间,多一秒钟都嫌多,多一分钟都像一整天一样难熬,都会增加死亡机率,容不下任何一丝一毫的延迟。更何况是因为人潮拥挤造成塞车。造成下山的时间拉长,让原本足够使用的氧气耗尽。

2015年4月发生的那场尼泊尔大地震,让原本攀登圣母峰的技术门槛希拉瑞台阶震崩塌了,变成一个雪坡,大量登山者涌入,这包含了登山习惯不佳、脚程很慢的登山者。把圣母峰南侧的攀登路径挤爆。又因为他们技术不好、体能不佳,行动缓慢,造成下山时塞车,而让所有人的下山时间延长,延长超高海拔的低氧暴露时间,造成在他们后面的许多无辜登山客因为高山病病发而死亡。

没错,这就像是公路上慢慢开的乌龟车三宝,更像是在落石不断的山区路段,还遇到乌龟车,慢慢开,结果乌龟车自己没事,反而让后面的车子被落石砸到。

我这几年来帮吕忠翰(阿果)和张元植攀登8000米巨峰的计划担任医疗顾问,在今年(2019年)4月他们要出发去爬海拔8485公尺的马卡鲁峰(Makalu)当天,我塞给他们一个秘笈,兹公开如下,让未来想去攀登8000米巨峰的朋友们参考:

上个月,我看到阿果和元植成功登顶马卡鲁峰(Makalu)后平安归来,真的为他们感到非常高兴。尤其元植最后放弃无氧攀登,改使用氧气来爬,我更是深深觉得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一件事情。我想,这是他们长年的攀登经验之下,所做的成熟的决定。

其实,我常在讲:「登顶诚可贵,无氧价更高,若为保命故,两者皆可抛。」在8000米攀登过程中失去性命,对登山者们而言应该算是一个还可以接受的浪漫归途。

然而,活着回来,登山者才能把浪漫的故事,讲给更多的人们听,来激励更多的人心。

登顶诚可贵,无氧价更高,若为保命故,两者皆可抛。活着回来,登山者才能把浪漫的故事,讲给我们听,来激励我们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